秘鲁的委内瑞拉人生计艰难7×19小时搬运新冠死者月入3500

据海外网站“CNN”7月20日报道,随着疫情的爆发,很多人丧失了原本的工作,在秘鲁的一些难民们被迫做起了搬运尸体的工作。来自委内瑞拉的内斯特(Néstor Vargas)和路易斯(Luis José Cerpa)就是其中两个。我们国内有996的工作制度,即每天早九点到晚九点,每周工作6天已经很累。在这里,每天要工作19小时,每周7天连续运转,一个月下来大概月入500美元,相当于3500元人民币左右。

“死亡啊死亡,我们来啦。”这两位全身上下被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,头脸也遮挡在防护面罩里的男人一边跟着音乐哼着歌,一边开着他们的白色货车开始了搬运尸体的工作。在秘鲁的首都利马,这是一份没几个人愿意干的活儿,毕竟接触感染病毒而去世的尸体意味着自己也有患病的危险。可是内斯特和路易斯作为移民实在找不到其他工作,他们别无选择。

“我们也很害怕,自己感染上还好,主要怕传染给家人。家里有妻子孩子,还和老母亲一起生活。”38岁的内斯特说。他小心翼翼的拿出自己的手机,给采访者看手机锁屏,那上面微笑着的是心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。

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委内瑞拉移民一样,他们两人都是因为国内通货膨胀严重,经济全面后不得不逃难来到秘鲁。根据联合国难民机构统计,整个委内瑞拉2016年以来约有500万难民逃亡世界各地,而大约有8.7万人最后留在了秘鲁,干着薪水微薄的底层工作。而2018年委国全国的人口为2887万。

路易斯今年21岁,离开委内瑞拉前是一名学习图形设计的大学生。来到秘鲁后他在利马找了一份吧台工作。而年纪稍长的内斯特之前在国内就从事丧葬工作,移民后改行做了司机,为一家煤气公司干活。如今随着疫情的爆发,游客们消失殆尽,他们都失去了原本的工作,只能迫于生计做起了抬尸人。

“我们都有好几个月找不到活儿,脏活儿累活儿什么活儿我们都愿意干。没办法啊,要交房租,要吃饭,还要寄钱给委内瑞拉那边的亲人。”内斯特说。“搬运染病而死的尸体确实很危险,有的选择的话谁又愿意干呢。”

如今他们两人每周工作七天,每天工作超过19个小时,全月无休,大概月入500美元(约3500人民币)。这已经是秘鲁当地最低工资的一倍了。内斯特和路易斯开着白色的厢式面包车,来到需要服务的民宅,在家人们的哭泣声中动作迅速的把死者抬上车后离开。他们通常给那些贫困社区提供服务,人们付不起昂贵的葬礼费用也买不起墓地,只能把亲人的遗体交给抬尸人简单火葬。

在秘鲁,这是一个最典型的病例:63岁的劳尔在家中突然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,他的家人拨打了急救电话,然而没等到救护车劳尔就在家中过世了。当天晚上内斯特和路易斯驱车赶到劳尔的住处,在撕心裂肺的哭声中直接用床单包好遗体提了起来。他们动作熟练的取出黑色运尸袋,把尸体套好后塞入后车厢。夜越来越深了,货车后面的尸体越堆越多,运尸人也终于结束了一天工作来到当地的火葬场,在这里有另外一群熟练工迅速把尸体运入火化炉,以防病毒扩散。

内斯特和路易斯双人组每天回到家都是凌晨四点左右了,他们匆忙的淋浴吃饭,只能休息几个小时,一大早等待着他们的又是一天辛苦的抬尸工作。

路易斯称之前穿的干干净净站在吧台后给旅客们调酒,时不时还嬉笑聊天的生活成了遥远的记忆。如今自己每天面对的只有死亡。

“不过我也学习到了很多,离死亡如此近让我更加深刻的理解了生命的意义。如今每一天我都当做自己的最后一天去生活。”

Leave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